您现在的位置: 文书文秘网 >> 党建工会 >> 事迹材料 >> 正文

公民道德模范事迹材料[5151doc]

公民道德模范事迹材料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文书文秘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8-22

  “娘夸闺女不算夸,媳妇夸婆传佳话”。蓬莱市潮水镇全口刘家村的邹玉彩老人,自己曾为人媳妇,现在是婆婆;自己曾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如今自有一病弱的闺女。多重身份的她,历经了一辈子生活的磨难艰辛。今天,92岁高龄的她,本应安享晚年,度过余生。但年轻儿媳妇却患上一场重病,卧床不起,她毅然挑起了照顾儿媳妇的重担——

  婆 媳 胜 似 亲 母 女

  媳妇刘美霞56岁,体重160多斤。2007年一场大病,彻底击垮了她的身体,让她终日以床为伴,卧床不起。常年需要她人服侍,一日三餐,一年到头,她的身边一时一刻也离不开人。

  婆婆92岁高龄,体重86斤。本应是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却毅然担起照顾患病媳妇的重任,洗衣做饭,吃药打针,日夜陪床,已经干了整整4个年头啦。

  在潮水镇方圆几十公里的土地上,只要一提起90多岁的老婆婆精心照顾年轻的患病媳妇,无人不夸赞全口刘家村“好婆婆”邹玉彩。老人腿脚麻利,头脑清醒,全没有老态龙钟之感觉。当我们来到她家时,她正在灶房里忙活着午饭, “俺媳妇想吃点芹菜馅的饺子,这不,我正给她做着呢。”说起她的儿媳妇刘美霞,老人心疼地说:“孩子们有灾有难的,咱当老人的应当侍候她呀!”

  “好婆婆”,必须先做 “好媳妇”

  1948年5月,时年29岁。邹玉彩嫁到了潮水公社全口刘家村,当时婆婆膝下育有三子,丈夫排行老二,大哥和三弟在外上班,长年回不来几趟。邹玉彩与公婆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吃住在一起,婆婆没有文化,说话嗓门大,只要遇到烦心的事,张口就骂,只要自己的心情不舒畅,什么“粗话、脏话”喷涌而出,不绝于耳。公公脾气更是火爆,一沾上酒气,就和婆婆俩人干仗顶牛,根本不顾及晚辈前的尊严。整天生活在争吵的家庭氛围里,邹玉彩显得失望无助,有时婆婆骂得没有道理,气愤的真想顶几句嘴,但念想到公婆再怎么不讲理,毕竟她们是自己的长辈呀!作为儿媳妇怎么好意思与她(他)犟嘴呢? “忍”,自己心上的一把刀。事后,待公婆消了气,心平气和地与之交谈,都是有缘分的一家人,应该互相忍让,相互包容,和睦相处,天天吵嘴,不伤感情吗?。渐渐地,婆婆脾气变小了,不再无缘无故的骂自家儿媳妇了。

  有回,婆婆腿上长了病,男人们上了山。邹玉彩急了,干脆自己推着小车,沿着坑洼土路送到公社医院,安顿好婆婆住院后,累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婆婆做了手术,邹玉彩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一头是家里上山挣工分需要吃饭的男人,一头是医院里需要照顾的病人,她拖着两条泥腿在路上来回跑着,两头不误。出院后,邹玉彩就央求丈夫给婆婆做了副拐棍,扶着婆婆来回在院子里锻炼。其实,这些事情完全可以由公公去做。邹玉彩心知肚明她们老俩口是针尖对麦芒,一接茬就会干仗,索性自己累点也不想去听他们吵架的声音。直至婆婆临终前,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放,说道:“我真没想到你的度量能有这么大呀!你真是个好媳妇呀!”

  婆婆去世了, 80多岁的公公也瘫痪了,一天到晚需要人侍候。邹玉彩端屎接尿,洗衣喂饭,翻身子,换被褥,一照顾又是5年。直至公公辞世,大伯哥们回来奔丧,逢人便夸弟媳妇:“俺家的老人,一直都是二弟俩口子照顾的,他们能活这么大岁数,多亏有这么个贤惠的弟媳妇。这些年,她替我们尽孝了,也真让她遭大罪了!”

  “病媳妇”,多亏有个“好婆婆”

  儿子刘士敏是村干部,根本无暇过问家里的大事小情,名副其实的“甩手掌柜”。儿媳妇刘美霞勤快能干,吃苦耐劳,家里山外是一把好手,一向是家里的顶梁柱。自打他们结婚后,一直与邹玉彩吃住在一起。婆婆善解人意,性格温和,帮着媳妇打理着家务,不论家中的红白喜事,还是人情来往,婆媳俩总是在一起商议合计,谁说的有道理,就按照谁的意见去办,从来没有因为意见不合而闹矛盾,使脸色。儿子醉酒归来或者在外心情不畅,回家想朝媳妇撒气,婆婆总是挺身而出,劈头盖脸的教训儿子一顿,极力袒护儿媳妇,不让她受丁点儿气。婆媳关系和睦,一家人生活的自然幸福安逸。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07年9月29日夜10点左右,刘美霞突然觉得浑身难受,呼吸困难,“我感到头越来越疼了,受不了……”丈夫一边摁按人中,一边拨打120急救电话,连夜送往蓬莱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后来转到了烟台毓璜顶医院,等她苏醒过来才明白,自己因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行动自如了,她瘫痪了,手不能抬,脚不能动,连喝口水都需要有人一勺勺的喂。想到以后的生存,她的眼泪情不自禁的落了下来,滴在枕头边……

  那时,邹玉彩还在平畅魏家村女儿家暂住。接到电话后,第二天清早她就赶到医院,一看儿媳人事不省,当下泪如泉涌。老太太告诉儿子自己想留下来照顾媳妇,家人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就没有答应下来,她在医院陪护10多天后,被儿女们强行送回了家。媳妇在医院住了57天,婆婆天天担心媳妇生命会有意外,烧香敬佛,祈祷神灵保佑儿媳平安归来。后来,媳妇出院了,她才放心地睡了个安稳觉。在龙口上班的孙子看妈妈得了重病,想请假回来侍候妈妈一阵子。奶奶邹玉彩一听,说: “我身子骨硬朗着,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由我来侍候你妈妈,回去上你的班去吧!”老人说到做到,当天晚上,就把铺盖卷儿搬到儿媳床上,与儿媳同睡一头。当时天冷,为了不让儿媳冻着,每晚都要起来三四次为儿媳掖被子。儿媳有一个轻微的动作,老人就会拉亮灯,仔细观看。儿媳大小便失禁,她就把六条软和的布单子撕成长布做尿垫子,一下做了5床暖和透气的丝瓜穰褥子,垫在儿媳妇身下。媳妇一天24小时打点滴,小便频繁,有了湿布,她随时洗净,随时搁在炕炉边烘烤。天太冷,老人的手频繁地沾水,风一刮,满手裂的都是血口子。天亮下床,夜深上炕,日复一日,来来回回在地上趟来趟去,两腿劳累身体吃不消的时候,她就躺在床上小憩一回,等歇过乏,又开始在厨房间忙活开来。

  几年来,老人很少出过家门,偶尔出去,也是速去速回,生怕儿媳妇在家里有个什么闪失。以往,她每年都到闺女家去住段时间,一来疗养疗养下身子,二来也是散散心,媳妇这么一病,她就再没登过女婿家的大门。邹玉彩生性爱打麻将,媳妇没得病的时候,她隔三差五就招呼邻居老姊妹过过手瘾,现在改行做起媳妇的全职 “保姆”,根本没空去打麻将了。采访时,刘美霞眼角溢满了泪水,吐词不清的说道:“这么大岁数了,也该让人侍候了,却来侍候我,婆婆与我的亲娘没两样啊。要是有来世,我们还做婆媳…”。邹玉彩老人握着媳妇的手,意重深长地说:“你好鼻子好眼时也没少侍候我呀,你有病了,不指望娘也不对呀!谁叫咱们娘俩有缘分呀!”

  现如今,儿子照常干着村官,家里的一切邹玉彩给顶着,一天三顿,饺子,馄饨,面条……想着法子变化口味,多给媳妇增加点营养。吃完饭,婆婆就“强迫”媳妇下床,扶她在灶间来回挪动脚步,锻炼身体,活络筋骨,渐渐地,媳妇能一点点地走路了,哪怕就是几小步,婆婆也总是不停地激励着儿媳妇。看着媳妇心情开朗,脸上有了笑容,邹玉彩眉头也舒展开了,她希望有一天儿媳妇能像常人一样,继续“当家”说算,操持家务,她静心来当回真正的“婆婆”……

——本文来自[文书文秘网]www.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文书文秘网 http://www.5151doc.com

文章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