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书文秘网 >> 心得体会 >> 企业文化 >> 正文

中国民族文化的劣根性与中国企业模式的思考[5151doc]

中国民族文化的劣根性与中国企业模式的思考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文书文秘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0-4

  曾与一位朋友谈到中国的企业模式和中国企业的走势,他认为中国企业如果失去了政府这层背景,不任做到多大,都逃不出关张的命运。我没有资格跟他谈论中国企业的命运,因为我这位朋友,做过十多年的企业老板,做过投机的商人,行过诈术,蹲过班房,大起大落多次。而我则一直安于工厂的管理,属于被指挥型这一类,没有体会过做老板的心态,即便如此,内心还是不敢苟同,难道中国的企业真的断不了政府这根奶管吗?

  那次谈话虽然时间不长,但中国企业逃不出政府背影宿命这一说或者这一论断一直在心头缠绕,甚至成了一个死结。因为无论从中国企业的兴衰来看,还是从现行的企业模式来分析,甚至从企业自身的运作来衡量,很难走出我朋友的那一个论断。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中国企业则永远无法直立行走?

  为了找到一家不是靠政府扶持,或者说不是靠政府在背后操作的企业,我真是没少费心思,但相反的答案却比比皆是,比如华为吧,一般都认为任正非是个非常之人,是他塑造了华为的神话,但一深究却发现很多项目都是政府直接给与,再如TCL,我们现在看到一个表面风光的TCL,又是显示模块生产,又是房地产开发,又是手机,又是电工,其实,只要你查一查TCL的帐目,就知道他早已名存实亡了,这也难怪惠州市政府在不动声色的减持股份。我想当有一天,TCL轰然倒下的时候,受灾的不仅仅是TCL吧?当然,惠州市政府应该早已成功出逃。

  当我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时,我就顺着朋友的论断开始反思,是什么让中国的企业走不出政府的背影?是企业自身?还是政府捆绑?是缺少优秀的企业家?还是缺失专业的职业经理人?是科技的落后?还是环境的不稳定?这一切看似都有点,却又不是根本的原因。就在我茫然无绪时,看到了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里写中国民营企业最先发展是在浙江的温州,让我觉得似乎正在接近问题的答案。

  温州很多年前是个偏远的小山村,连小车都开不进去,当然政府更是管不到,正是这样一个“无人”管辖的地方,结果却成了八十年代初期中国最繁华的地方。吴晓波的解释是政府一旦放手,当地的企业就会活,否则就会死。当然,吴晓波还举了很多例子,如铁本之灾,如键力宝之殇,甚至如科龙之死,等等。吴晓波这一观点,令我在很长时期内认为找到了中国企业模式的答案,但一深究,发现还只是徘徊在问题的表面。因为作为一家企业,难道就不能脱离政府的“关心”而谋自谋生路吗?

  直到前几天,我与一企业老总聊到企业走势时,才有所领悟。他认为中国企业的模式,从根本上来说是中国汉民族文化的体现,他讲了几个例子,一是好大喜功,很多企业就败在这点上,比如傻子瓜子,承包制的马胜利;一是急功近利,如摇摇欲坠的TCL,如表面风光的国美电器。我认为,他所提到的两点确实是中国企业目前极易半途而废的原因,但还是没有从民族文化的内涵中讲出中国企业模式所形成的深层原因。

  要看中国企业模式,必先弄清楚中国的民族文化,或者说中国民族文化的劣根性注定中国企业的宿命这一话题。说中国民族文化有很多劣根性,“血性”的中国人会群起而攻之,因为在他们心中,中国有值得世界称颂的历史文明,有谦逊的美德,有坚忍的性格,等等等等。当然,中国民族文化确实有其博大精深之处,但作为劣根性的东西,正是中国企业模式目前所无法突破的致命毒瘤,如果不及早清除,等到企业一旦做大,则也是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可以说辉煌与死亡同步,财富与铁镣并存。为此,我们还是静下心来先看看中国民族文化的劣根性吧。

  民族文化第一大劣根性,臣服与反叛。

  中国人,都有臣服的奴性,这种奴性,始于农耕,但不会终于农耕,正如把头上的辫子剪了,但心中的辫子还在。作为一个标准的中国人,一方面渴望有人统治,所谓分久必合,合之意即为重归一统,这也就解释中国人为什么不崇拜神而要崇拜人一样。中国又是经过了几千年的奴隶社会以及封建社会阶段,这种被统治的意识一直深深的直根于脑海,想一下子转变过来还真让人接受不了。这种奴性,表现在企业模式里就是一心想要让企业能够捆绑到有保障的一方,在中国,除了政府,其他的保护特色不明显。如果把中国的企业比喻为一个漂亮的女人,那么,这个女人所有心思都会放在能被哪个男人娶后有个保障上面,以为嫁了男人就有了保障,岂不知这个男人本身就是个无赖呢。臣服在企业模式里另一种表现盲目跟风,比如,你做什么挣钱,我也来做,举几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一是二千年左右,在江门,每个农户家里都在生产镍氢电池,二千零三年一年内深圳的MP3厂由一开始寥寥几家一下变成五万到十万家。

  臣服其实就是对自身没有信心的体现,可以让企业进行自我淘汰,混乱才是企业走向无序的罪魁祸首,中国人,其实脑后都是长有反骨的,历史上不少见,今天更是多如牛毛,何谓反骨?简单说来就是不服,反有两种,一种是超越,这当然是好的。但另一种是阻碍,可惜中国民族文化里的反骨是后者,严格来说,几千年的文明史,只不过是几千年的牛屁股文化,如果不是外族入侵,我想,那个冒着蒸汽的怪物还不可能在中国叫嚣。另一方面来看,中国的反叛实际上非常可笑,如果臣服表示历史的停滞,而反叛却没有给历史带来进步,正如鲁迅所说,得了一所旧宅子的新主人,欣欣然的吸着剩下的鸦片。反叛的劣根性,表现在企业模式里,杀鸡取卵,败坏行规。当MP3厂象雨后春笋般的迅速壮大到如今秋风扫落叶般的迅速凋零,印证了一句话,破坏游戏规则必然受到规则的惩罚,可悲的是,这样的悲剧每天还在不断的上演。

  民族文化第二大劣根性,不为最先却不耻最后。

  在这里先要声明一点,不耻最后并不是有意要贬低我们的鲁迅先生,他曾经写过,那些不耻最后而坚持跑到终点的,将是中国的栋梁,我想鲁迅强调的是一个坚持,而不是强调心态。首先,不为最先的心态形成还是与统治有关,关于不能为最先的古语太多,如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什么出风头,什么得意忘形。甚至由此而产生了一门叫《中庸》的学问。何谓中庸,毛泽东同志曾形象的比喻过,加起来除以二。不耻最后,在中国民族文化的书面上找不到,但它植根在我们的脑海里。如散发弄扁舟,独钓寒江雪,不知被多少文人墨士吟诵过,但仔细一想,这些都是中国民族文化中的不耻最后的最好注解,不难想象,遇到一点挫折,就要归隐,就要放弃,归隐放弃也就罢了,还要来个故弄清高。以上两点,在中国企业模式里更是比比皆是,我曾经问过一个企业老板,你做企业为了什么,他笑笑,趁着势头好,能捞两个就两个,没有想过做大,也没有想过做久。那一刻我非常振惊,难道这就是中国的企业家?可我清楚的记得松下幸之助在他的传记里写着,他做企业就是要为社会培养人材,要服务社会,我想,一个已小有成就的中国企业家,他的思想里根本没有社会责任这个概念,更没有要把企业做长久的意愿,这种劣根性的存在,企业要能活长久那真是天理不容。

  民族文化第三大劣根性,好高骛远却眼高手低。

  这种劣根性,启朦教育就已在宣扬,表面上,我们一直在宣扬要脚踏实地,而我们所奉行的却是好高鹜远,比如,小时候我们都写过的作文《我的理想》,那些把自己理想写成科学家,成为社会主义接班人的作文往往会当作范文在学校宣读,还要传观,而偶然有一个写自己想开个小店或当个工人,农民的作文会被全班同学耻笑,视为异类。事实上,真有几个人有当了科学家?而有科学家理想的人最后碌碌无为者比比皆是,当然,这是不包括周恩来同志曾经喊出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豪言壮语,事实证明他也做到了这一点,但我想,朱德,刘少奇,贺龙可能都没有想到过为什么而读书吧?因为好高鹜远,所以不肯屈服于现实,不能从现实出发,必将出现眼高手低。这种劣根性在几乎所有的中国企业模式里都能见到它的缩影,如TCL收购阿尔卡特,落下了一句老外说中国人真有“钱”的“美名”。大企业如此,小企业更是夜郎自大,我一朋友,整个厂房面积不足三百平米,员工不过二十人,专门做电池包装,在二零零三年扬言三年内赶超比亚迪,遗憾的是比亚迪现在都做汽车了,我朋友的工厂早已转手他人,自己也在监狱里继续着他的春秋大梦。做企业,一定要有长远的目标,但决不是好高鹜远,好高鹜远的必然是站得越高,摔得越重,死得越惨。

  民族文化的第四大劣根性,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读过高中的社会人群没有不知道齐人有一妻一妾的典故,笑齐人之慕虚名,其实,我们在笑齐人的时候,齐人也在笑我们。齐人有一妻一妾的虚荣在每个中国人心中都存在,或许只有曹操是个例外,因为只有他胆敢写出“不可慕虚名而处实货”,曹操不慕虚名,结果被我们画成了一个大花脸。就连圣人孔夫子一生所追求的都是虚名,他那句“名不正,则言不顺”就是最好的注解,我们不妨把他的话理解成如果没有结婚证,那小孩就是个私生仔。企业模式里虚浮的地方真是举不胜举,明明一个年产值一,二百万的小老板,偏偏要把自己打扮成家缠万贯,富可敌国的比尔盖茨或巴菲特;一年挣个二,三十万,偏偏迫不及待的买小车,建洋房,包二奶;明明靠着一时的市运或投机富了一把,偏偏把这种偶然的意外之获当成自己高超智慧的小试牛刀,甚至产生了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日月的狂妄之胆;明明欠着供应商一身债务,不顾财务帐上的亏欠,盲目扩张,真以为是鬼谷子再世,秦始皇投胎。结果不是被腰斩便是自服断肠散。记得马云曾说过,他要做一个百年企业,在我看来,马云也不过是一个投机的商人,而不是一个有社会责任的企业家,是一个有盛名却难符其实的跳梁小丑。

  还有许许多多的民族劣根性左右着我们企业的模式,影响着中国企业向健康的方向发展。由此想起钱学森临终时的一句话,中国出不了真正的人才,因为中国暂时还没有出真正人才的土壤,同样,在中国,目前还没有世界级的真正的企业,因为还不具备真正世界级企业模式这个土壤。

——本文来自[文书文秘网]www.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文书文秘网 http://www.5151doc.com

文章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